从“夹边沟”到“马三家”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五日】

夹边沟,夹边沟,三千白骨无人收!
夹边沟,夹边沟,遍地冤魂声啾啾。
夹边沟,夹边沟,临风遥祭几人忧?

这凄惨的哀声是纪录片《死魂灵》中的一个片段。这部描述大饥荒期间夹边沟惨案的纪录片记载着“右派”的血泪史,它描述了远在甘肃酒泉戈壁沙漠中的劳改和劳教农场夹边沟鲜为人知的惨剧:在1959年至1961年的大饥荒时期,每月口粮只有12斤,被关押的“右派”(大多是知识份子)还要承受苦役,每天都有数十人被活活饿死,三千多人的农场,最后幸存者不到三百。

夹边沟惨案的幸存者之一祁录基回忆:“埋人的时候,(他们)把肚子划开以后,把里面的心肝肺都挖出来,架在火上烤着吃了,这我是知道的。”这么惨烈的场景,今天的年轻人恐怕难以相信。对中共的暴政,中共当局至今一直力图掩盖和修饰,以至今天的许多中国年轻人对一个发生在其父辈身上,高达三千多万人死亡的人为大饥荒竟然一无所知。

“死者的遗体被饿得发狂的人们从沙地里扒出来,开膛破肚掏出内脏,割下大腿和屁股上的肉。有些人躲到沙堆后面用干草烧着吃,也有悄悄焙干了存着慢慢吃的。……”知识份子能放下尊严去吃同伴呕吐出来的食物,能去吃人肉,在今天难以想象,但在当时却实实在在发生着,可以想见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绝境。

毛泽东时代,以强制政治犯和刑事犯从事奴役劳动为特色的劳改农场遍及全中国,臭名昭著的有东北兴凯湖农场、北京清河农场、青海劳改农场、四川峨边沙坪劳改农场、长寿湖劳改农场等,但在整个中国的古拉格系统(“古拉格”是苏联劳改集中营的代号,也是苏共迫害人民的劳改苦役、监狱和政治迫害的象征)中,夹边沟这个中国戈壁沙漠边缘的小型农场引起的关注最大,因此“夹边沟”成为代表中国古拉格的符号象征,也是中共极权主义制度制造的灭绝灾难的一个缩影。

事实上,比夹边沟更惨烈的不是没有。文革时期广西爆发了上千人的“人吃人”事件。《红色纪念碑》记述了广西文革期间的“红色风暴”:在1968年7、8月期间,广西就有3681人被枪杀、戳死、勒死、叉死、溺死、砸死,甚至活埋。武宣县竟然出现了人吃人的惨剧,开始是偷偷地吃,高潮阶段是大张旗鼓地吃,到最后进入群众性疯狂阶段,演化成吃人的群众运动。在“《九评共产党》之七:评中国共产党的杀人历史”中也提到这段历史。

滋事者从活人身体内割下心脏和肝脏,然后煮而食之。“当受难者被推上街头游行批斗时,老太太们会提着菜篮子守候。一当受害者被处死,众人蜂拥而上。那些冲在前面的人将会得到一块好肉。”一个老太太养成了专挖眼睛的习惯,认为吃了它们会增进她自己的视力。另一个年轻女干部,一旦可能,要消受的是男性生殖器。在一个中学里,学生吃掉了他们的老师。据称当时至少有一千多人被吃,吃人者中84%是共产党员。该书公开出版十多年来,没人敢说“不”字,连共产党也一句话不敢多说。

翻阅共产党的历史,就是一部灭绝人寰的历史:苏联共产党曾于1932年至1933年对乌克兰人进行种族灭绝,斯大林时代死亡无数,中共暴政下更惨烈到极致。毛泽东时代有丰年饿死3000余万平民的“国家机密”,江泽民把一亿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及其家人视为敌人,下令屠杀,最邪恶的是杀人与发财兼顾,制造了突破人类底线的“活摘器官”杀人卖钱的反人类暴行。

如果说在国际上,夹边沟已经成为中国劳教体系的一个代名词,那么辽宁省马三家也已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缩影。描述马三家劳教所奴役、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影片《求救信》在海外上映后,在国际上引起高度关注。

主人公孙毅在《求救信》里记述:不得不一天工作15个小时,没有周六周日休息和任何节假日。否则将遭到酷刑、殴打和粗暴的话语。……我们与世隔绝一样,不知道能否活着出来,而哭在劳教所是被禁止的。……比活摘还要残酷的是“精神摘除”,酷刑的目的是“精神摘除”。 ……没有想象中的刑具,任何一件东西都可以成为刑具。他曾连续不间断被挂168小时,期间被剥夺睡眠。

三次被关押在马三家的辽宁法轮功学员尹丽萍回忆说,不仅要承受奴隶般的奴工迫害,还昼夜被洗脑、体罚、手背被指甲掐,腕下被针扎、关禁闭室被超分贝声音迫害,野蛮窒息性灌食、电棍电击、被禁止见家人,被注射不明药物导致她一度丧失记忆、眼睛暂短失明。因拒绝穿劳教服装,被一群男女警察和男犯人扒光衣服,任由男犯人观看。在这十八年的迫害中,她认识的十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马三家教养院(劳教所)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也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和头号罪恶标志,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长期维持在一两千人,多时曾超过四千人。

马三家还曝出过疑似活摘器官的线索。据法轮功学员王春英回忆,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下午,马三家一、二大队二百多法轮功学员、普教全部被强制抽血化验。以她做了三十年护士工作的医学经验,她知道做生化检查只需要二毫升的血,他们却抽了五毫升,说明他们一定还有其它检查项目,疑似为活摘器官做血型准备。

马三家所长苏境二零零零年就曾在大会上说:“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国家为法轮功动用的经费相当于一场国际战争。”她强调这是上面的命令,要百分之百地转化法轮功学员。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是更为隐秘的、更不为人所知的精神迫害,记录了中共采取种种恶行迫害信仰者的罪恶,十九年来有四千多名(已确认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时至今日这场迫害也没有结束,中共仍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及财力迫害法轮功。仅今年一至二月过年期间,至少有295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150人,批捕36人,送洗脑班5人,非法判刑98人,非法庭审60人,迫害致死9人,1人被迫害做开颅手术在抢救中。

如果说夹边沟已经成为历史,那么马三家的迫害却是正在发生的现实,也是我们必须面对的血淋淋的现实。事实上,中共这一杀人机器从未停止过,只是在不同时代,不同背景下迫害不同的人。正如《九评共产党》所说,中共正是靠着一路杀走过来的,否则就无法维持强权政治。

共产党信奉“无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专政下不断革命”的理论。因此在建政后,它采取“杀地主”的办法解决农村的生产关系;“杀资产阶级”完成工商改造,解决城市的生产关系。这两个阶级杀完,经济基础的问题就基本解决了。上层建筑的问题也要靠杀人来解决,包括镇压“胡风反党集团”和“反右”以整肃知识份子;“文革杀人”破坏传统文化道德;“六四”杀人;迫害法轮功等等。这都是中共在维护其统治的过程中,不断处理其经济危机、政治危机、信仰危机的过程中,采取的必然反应。

同时共产党杀人也是出于现实的需要。共产党当年靠流氓无赖杀人起家。既然杀开了头儿,中间就绝不能停手,而必须不断制造恐怖,使人民在颤栗中接受对手过于强大而只能俯首称臣的现实。

不过,共产国家的倒台已经证明共产主义的失败,没有一个强权政治能一路走到黑,没有一个违反普世价值的政权不受到抨击。中共在和平时期人为地发动各种运动,造成八千万人死亡,目前仍在打压法轮功及维权律师、异己人士,这些血债能不偿还吗?如果你是中共的一份子,你还愿意与邪恶为伍吗?还愿意与这一杀人机器同在吗?还心甘情愿为它卖命而最终成为替罪羊吗?历史不会忘记,停止迫害,才不会成为历史的罪人。

网址转载: